全部 行业新闻 技术前沿 新品发布

若MIPS终归于尘土 龙芯是最大受益者吗-基础器件-与非网

oomdy
发表于 2020-05-03 17:38:45

      站在风口的猪都能起飞,这可能就是对 Arm 架构赶上移动市场浪潮的另一种写照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MIPS 的黄金时代与失之交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上世纪 90 年代,诺基亚以阻击摩托罗拉,合作德州仪器(下称 TI),首战即为研发适用于 2G 手机的通讯芯片,最终 Arm 以面积与成本优势,从 MIPS 与 TI 自有 MCU 核心中脱颖而出,迎来被苹果公司“抛弃”后第二春,成为被“命运”选中的手持设备架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图源 | getfiling.com

        彼时正是 MIPS(Microprocessor without Interlocked Piped Stages)的黄金时代。作为最早商用的 64 位多核 RISC(Reduced Instruction Set Computing)架构,因高性能优势,以及完善的微处理设计,与 X86 成为 PC、路由器与服务器端“唯二”的处理器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随后,走上快车道的 Arm 在低功耗、Java 加速、单指令多数据以及代码压缩等方面持续发力,满足诺基亚需求。2004 年,推出 Cortex 系列芯片,补齐性能短板。2010 年,发布 Cortex-15 方案,性能足够进入桌面与服务器领域,挑战 Intel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而在此期间,由于过早选择高性能策略,而在功耗降低方面并未取得重大突破,同样其也失去了获得移动市场早期红利的机会。当 MIPS 调转船头,发现眼前汪洋一片,已无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如果 MIPS 终归于尘土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图源 | cnx-software.com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最新消息显示,MIPS 母公司 Wave Computing 正计划申请美国《破产法》第 11 章的破产保护,其表示目前并未解雇所有员工,目的为资产重组,但最大的疑点“MIPS 将何去何从”仍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2018 年,Wave Computing 从风险投资者 Tallwood Venture Capital 处收购 MIPS,表示 MIPS 仍将以 IP 事业部门进行独立运营。在此之前,MIPS 的掌舵者是 IP 解决方案供应商 Imagination Technologies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对于 MIPS 未来走势,目前有三种可能性:Wave Computing 为其寻找下家;Wave Computing 破釜沉舟,继续经营 MIPS,与其共进退;最后一种较极端的方式为 MIPS 被宣告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Wave Computing 于 2018 年 12 月开放 MIPS 指令集,成立“MIPS Open Initiative”,聚焦片上芯片 SoC 与物联网终端的生态建设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芯片设计公司仍需向 Wave Computing 支付注册与认证费用,以获得完整的 MIPS 专利保护。11 个月后,该计划被官方中止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雪上加霜的是,2020 年 2 月,Linux 内核官网 Kernel Org 的 MIPS 维护名单中,两位负责更新的 Paul Burton 与 Ralf Baechle 宣布退出,目前仅剩一名人员。作为生态成熟度的衡量指标,MIPS Linux 内核维护团队的缩减,释放负面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MIPS 官网首页头屏位置显示其与联发科签署专利许可协议,表明后者将在其网络连接设备中使用基于 MIPS 内核的处理器。以上新闻发布时间为 2019 年 7 月,目前虽然无法得知 MIPS 具体商务表现,但从官网更新频率,侧面反映 MIPS 指令集并不太理想的市占率。而据 RISC-V 官网数据显示,目前其生态中共有超过 500 家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因此,结合 Wave Computing 运营状态与 MIPS 市场潜力,其继续经营 MIPS 的可能性并不大。据与非网资深用户“剑客浪芯”(化名)分析,目前 MIPS 在中国与菲律宾等国家仍有部分客户,收益也较为稳定,直接宣告破产的可能性不大,最终结局可能是被再次抛售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龙芯接盘 MIPS 可行性分析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一片唱衰与终结论中,谁会接盘 MIPS?中国造芯运动浪潮中,MIPS 作为除 Arm 与 X86 之外的老牌指令集,若被本土芯片厂商收购,的确可在一定程度上填补本土无处理器指令集主导权的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MIPS 官网上有关中国市场的报道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据与非网资深用户“songwen”(化名)表示,目前国内厂商中,君正获得 MIPS 授权,并在此基础上做二次开发,但其已加入 RISC-V 推广阵营,存在”倒戈“可能性;微芯直接购买 MIPS 的 IP,其他大多数厂商均处于放弃状态。因此,若收购成行,龙芯是为数不多的潜在接盘者。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首先是历史渊源方面,出于成本与架构成熟度方面的综合考量,龙芯于 2001 年开始推进处理器指令集选型,2002 年发布代号为“龙芯 1 号”的 MIPS 处理器;2006 年,支持 64 位的处理器商用;2009 年,龙芯正式获得 MIPS 官方授权。如今,龙芯已发布 3A4000/3B4000 多核处理器,产品介绍中已无 MIPS 相关字眼,但一脉相承的事实不可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其次是专利费用方面,目前 MIPS 在大中华地区的独家 IP 与指令集代理商为芯联芯(CIP United),虽然其与 Wave Computing 早前就软件核心代码交付的问题对簿公堂,但据其官网消息,独家代理商角色保持不变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至于龙芯自研的 LoongISA 指令集,由于从未正式发布过完整的指令集手册,且其与 MIPS 的授权协议文本也无从考究,暂时无法得知龙芯是否仍需向 CIP/Wave Computing 支付专利费用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但龙芯 3A2000/3B2000 官方介绍文本称:LoongISA 在 MIPS64 架构 500 多条指令基础上,在基础指令、虚拟机指令、面向 X86 和 ARM 的二进制翻译指令、向量指令四方面增加近 1400 条新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因此,Songwen 认为,龙芯处理器虽然已进阶至 3A4000,但部分指令可能仍无法绕开 MIPS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最后,出于战略方面的考虑,前有中美贸易摩擦下,Arm 指令集授权成为本土芯片设计厂商后续发展的潜在风险,后有“出口实体清单”等相关政策对本土半导体行业发展的制约。虽然目前 RISC-V 开放阵营如火如荼,为众多厂商“松绑”,但谁也无法保证,MIPS 是否会成为下一个“武器”。

      不过,需要考虑的现实问题是,目前节点下 收购被相关机构“放行”的可能性。毕竟,早在 2017 年,中国私募机构 Canyon Bridge Capital 收购 Lattice Semiconductor 的提案,便因国家安全风险为由被 Donald Trump 否决。而更早之前,Fairchild Semiconductor 与飞利浦被收购提案也以类似理由被退回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写在最后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截稿之时,在某行业论坛留意到关于 MIPS 走向的探讨,“期待”MIPS 最终归于尘土的声音不在少数,出发点基本是从经济与激励自研角度,对龙芯的巨大利好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回首 MIPS 一路走过的高低起伏,祝持“终结”论的网友们梦想成真。同时,也静观 MIPS 能否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154 0

你的回应

关注我们

微信扫码登录 点击刷新二维码